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团结 > 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
俄勒木哈孜夫妇的幸福守望
时间:2009-11-27  来源:天山网原创  作者:黄利娜

    从放羊人到护林员,从替人打工到为国家守林,他们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虽然护林工作辛苦乏味,所居环境生态脆弱,但他们仍然愉快地坚守着——

    天刚亮,俄勒木哈孜就起床了。

    老婆卡拉帕提已把煤炉子烧得旺旺的,准备煮奶茶。

    站在窗户前,俄勒木哈孜就看到了那片梭梭林——

    梭梭林仍然保持着戈壁滩的本色,还是灰头土脸的,但长高了,也壮了,尤其是枝枝叉叉多了。它们恣意舒展着,虽然不讲章法,却分明有了些树冠的形状。

    “漂亮了,漂亮了!”他自言自语着,眼角中露出了笑意。

    寒风料峭,冰雪未融,但是在俄勒木哈孜眼里,这片林子却充满了生机。

    放羊人成了护林员

    这是位于石西公路43公里处的白碱滩区哈尔扎克国家重点公益林管护站。自打2006年底管护站建成时,白碱滩区经贸委就给站上配备了电视机、VCD、电风扇、电冰箱等家用电器,还有一套提供发电的太阳能设备。可是,被派到这里的护林员却还是如走马灯一样,走了一个又一个。

    “远离城区,环境恶劣,护林员都是年轻小伙子,呆不住啊。”白碱滩区经贸委副主任万国年说,有些护林员干了不到20天就走了。

    “俄勒木哈孜夫妇是目前为止在这个站干得时间最长的人,业绩也很突出。”万国年很肯定地说。

    俄勒木哈孜夫妇都是托里县人,很早就在克拉玛依打工。俄勒木哈孜一直给人放羊,卡拉帕提做保洁工作,两人月收入加起来才一千多元。三个孩子中,老大老二都没钱上学,女儿早早嫁了人,大儿子也在给人打工,只有12岁的小儿子在托里县上学。

    2007年8月,在护林班长肖克拉提的介绍下,夫妇俩来到了哈尔扎克公益林管护站。从此,这个外墙雪白、窗明几净、宽敞阔绰的管护站成了这对哈萨克族夫妇的家。

    第一天上班那天,他们穿着公家发的崭新制服,戴着大盖帽,仿佛像不认识一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肖克拉提告诉他们,这份工作是为子孙后代造福,是件大好事,好好干吧。

    每月有3000元的固定收入,不但能解决自家的生活问题,还能为子孙后代造福。放了几十年羊,俄勒木哈孜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得有盼头了。

    骑着摩托车去巡护

    哈尔扎克国家重点公益林总面积36万亩,以石西公路为中轴分隔成两部分,东边是一片湿地,西边是一片茂密的荒漠林。当地牧民称这里为哈尔扎克,蒙语意为“黑梭梭林”。

    由于这里靠近石西公路,过往车辆多,又紧挨着和丰地区,管理难度很大,护林员每天巡护的路线和区域都不一样。春天,他们要防止偷挖大芸者,夏、秋季节,又要防止附近牧民的牲畜进入公益林。冬天气候干燥,这里的火险等级又高。所以,每天,俄勒木哈孜夫妇都要到这片林区巡护三次,每次1至2个小时,从未间断过。

    一开始,两人是步行巡逻,每天至少也要走十七八公里路。没几天,他们就觉得,依靠步行巡护的范围实在太小了,于是,两人一合计,拿出家里攒了好几年的钱,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

    去年夏天,他们还养了一匹马,这样,他们巡护时又多了一样交通工具。

    2月24日这天,吃过早饭,俄勒木哈孜就开始“武装”自己。棉衣、棉裤、毡靴、手套、帽子、头盔……这身行头让这个身材本来就很高大的哈萨克族汉子显得更加魁梧、壮实了。

    骑着摩托车,穿过管护站门前那条20多米长的石子路,他开始了一天中的第一次巡护。

    戈壁滩上杂草丛生,到处坑坑洼洼的,摩托车便不停地“咳嗽”着。俄勒木哈孜把车开得很慢,不停地向左右两边张望。在坡度起伏较大的地方,他就用左脚蹭着地滑行。戈壁滩上的盐碱将他的鞋子、裤腿染成了白色,一根干枯的梭梭柴枝把他的裤子划烂了。

    快3月了,可戈壁滩上却依然很寒冷,很多地方被白雪覆盖着。尽管是全副武装,但是骑在摩托车上的俄勒木哈孜还是忍不住地打了个寒战。忽然,他停住了,揭开摩托车头盔,使劲用袖口擦眼睛。

    自打干了这个工作,他就落下了迎风流泪的毛病。

    44岁的俄勒木哈孜头发花白,皮肤粗糙,额头上有几道深的皱纹,这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

    再次来到“旧羊圈”

    穿过茂密的芦苇荡,再穿过高大的红柳林,在一片空地前,他停了下来。

    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些干枯的梭梭柴枝,还有好些形状保存完好的干燥的牛羊粪便。他看得出,这一年多来,这里没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