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团结 > 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
居功不自傲 善下增党辉
时间:2009-11-09  来源:天山网原创   作者:郭涵

他们从1952年开始陆续进疆,牵着“老虎”鼻子在这里搞建设,不图名不图利,默默无闻地干着特殊的工作——看管和改造解放初期被判刑的犯人,以及旧时代遗留下来的罪犯。由于不能公开报道,他们的事迹很少有人知晓,随着这些人的逐年离世,历史的真正面貌将会淡出,急需搜集、抢救。今年已是耄耋之年的离休干部孙云生就是这其中的一员。

农历1920年4月17日,孙云生在河南省西华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出生了。他七八岁时,兄弟三人就随着父母沿大沙河开始逃荒要饭,破窑破庙里是他们全家人防寒避暑的地方。有一次,弟弟在外拾柴禾时,遭到别人一顿无端毒打,全家人抱着受伤的弟弟哭得死去活来。在随后的几年里,父母亲先后生病,因无钱医治,也相继撒手人寰了。

1937年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了,共产党(地下党)领导人魏凤楼在西华县征兵,17岁的孙云生于1937年3月20日应征参加了新五军。1938年6月,国民党为阻止日军西侵,蒋介石下令炸毁郑州以北的花园口黄河大堤。结果造成黄河在花园口改道南流,淹没豫皖苏平原44县,89万人死亡,1250万人流离失所。魏凤楼奉命带领部队堵塞黄河决口,孙云生也参加了那次特别的行动。随后他们又参加了老百姓灾后重建工作。魏凤楼领导着部队在中原大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以游击战的形式,一边打日本一边帮助老百姓重建家园。1944年,部队在洛河小窑休整后,开赴到了中条山与日本鬼子展开了七天七夜的激战。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新五军虽然装备远远落后于日本鬼子,但他们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前赴后继,子弹打完了就用石头砸,直至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战士的勇猛顽强狠狠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大大消耗了敌人的有生力量。在这次战斗中,孙云生受了伤,掉了队。找不到队伍,他只得回到西华县一个伯伯家,一边种庄稼、做买卖,一边打听部队的下落。这一时期,他没有忘记抗日救亡的大事,想方设法用自己做小生意的钱为新四军购买武器弹药,支援部队抗日。

有一次遇到了日本鬼子扫荡,多亏了一位好心的杨姓大妈相救,才得以脱险。这位大妈看上孙云生是个老实本分而又能干的小伙子,就决定把自己独生女儿武玉梅(遗腹子)嫁给了他。

1947年,新四军知道了孙云生曾经当过兵,打过日本,并且也看到了他还在为新四军办事,对人民军队赤胆忠心,就吸收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公安部队,并任命他为中队长。这对他来说算是第二次参军了,他像失散了多年的儿子找到了母亲,特别感到了亲人怀抱的温暖。他服从命令听指挥,组织上叫他干啥就干啥,每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鉴于他的积极表现,1947年6月,组织上批准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直到1949年,他一直在公安部队带领30多人打游击,搞侦察,深入敌人内部捉舌头(捉活口),搜集敌情,为主力部队作战提供了许多准确有效的情报。有一次,他正在淮阳县城执行侦察任务时突然遇到了还乡团戒严整个县城,情况万分紧急。在老乡们的掩护下,他跳进了淮阳县城的护城河里钻到芦苇丛中逃生了。那次,他还为部队搜集到了十分重要的军事情报,凫黄河将情报送往主力部队。

1949年,根据组织上安排,他被调到淮太西(淮阳、太康、西华)专区淮阳县监狱看管犯人,担任主持全盘工作的淮阳县公安队副队长。这所监狱关押的犯人多为罪大恶极的大地主大恶霸、战犯、汉奸和敌特分子,以及犯下了滔天罪行的刑事犯罪分子。看管和改造这样一批人,其难度就可想而知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人,他们虽然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死有余辜,按党的政策,他们的人身自由被限制了,但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还要尽量满足他们的基本要求,还要注意到他们的一些生活细节问题。例如,为了能让犯人正常大小便,孙副队长要求广大干警,不要怕麻烦,要让犯人都能及时上厕所。他还要求干警们不准打骂犯人。犯人生了病,要好好地照顾,及时就医,伙食上要好一点。要向犯人们不断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使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对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鼓励他们主动交待自己所犯的一切罪行,立功赎罪,放弃一切与人民为敌的意念,争取党和人民政府宽大处理,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从1949年到1952年,孙云生作为公安干警还参加了剿匪反霸运动。由于他的成绩突出,受到了上级领导的多次表扬,并荣立三等功。

由于形势的需要,判了徒刑的重刑犯,除了必须杀头的外,有相当一批要押解到新疆进行改造。1952年5月12日,根据中央军委和国家公安部命令,遣送犯人的工作正式开始了。孙云生是那次行动的中队长(正连级),按规定,他只能带上妻子和两个女儿,家中还有一个岳母是不能同行的。忠孝不能两全,孙云生为了执行任务,也只好把岳母暂时留在了家中。一下子离开自己生活上依靠的亲人,老人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她是个有文化的人,知道新疆有多远,女婿、女儿的事业是为了什么。她老人家不想给共产党和自己的家人拖后腿,为了能让女婿、女儿好好工作,不再牵挂她,老人家决定先走一步了。夜静后,她穿好衣服准备归西。等绝食进行到第五天,她向砸门前来劝她的乡亲们开口说话了,“我就一个独生女,他们到新疆去,那是工作的需要,我不想拖累他们,让他们无牵无挂吧!你们要是真心疼我,就不要再来打扰我!”孙云生根本不知道这些,他押解着400多名犯人出发了。跟着独轮车带着大女儿准备去集合出发的孙云生的妻子武玉梅却迎头碰上了给母亲送葬的队伍。送葬队伍见到了武玉梅突然出现在面前时,停止了前进,唢呐也顿时无声了。武玉梅知道了正在送走的人就是母亲后,大哭一声,当场昏厥了过去。她的女儿也随即大哭起来,哭声伴着瓢泼的大雨,久久回荡在中原大地的青纱帐中……安葬了母亲之后,武玉梅含着无比悲痛的眼泪,当天穿着孝衣带着女儿随押解犯人的队伍向新疆进发了。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调遣罪犯出关的大行动,一切都要在极为保密的情况下进行。干警们押解的这些重刑犯,就像押送着一群野性十足的老虎,和他们同车而行,同室而卧,稍不留心就会遭到袭击。再加上车辆是缴获的美式大道吉,路面是颠簸坑洼的沙石路,路途遥远,穿越了千山万水,真是困难重重。按照党的政策,在押解犯人的过程中对犯人既要管制还要爱护,依法行事。一路上有好吃点的,要先让政治犯吃,然后才是公安干警,犯人生病了要尽快治疗,而干警们自己吃得最多的却是随身携带的干粮——炒面(干粉),几个月都那样,干警们打个嗝都是炒面味。由于这些犯人是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不管押送到哪里,随时都会出现当地老百姓报仇雪恨的过激行为。若事情真的发生了,既不能伤了老百姓,也不能伤了犯人,公安干警就得付出更大的牺牲。沿途任何欢迎人民解放军的活动,公安干警们都不能参加,因为看管和保护好犯人是他们最重要的责任,他们必须与犯人形影不离。

经过长途跋涉,1952年8月,他们终于把犯人押到了迪化市(现乌鲁木齐市)。按照上级领导的统一安排,孙云生首先押着犯人到了迪化市南山矿区深处劳动了一段时间。初冬时分,才把他们押解的犯人分到了现在的奎屯市所辖的车排子、下野地、下八户等地。从此,他和干警们在这里开始了改造犯人、屯垦戍边的新生活。

这是一片无人开垦的处女地,茫茫戈壁滩上散落着枯萎的白草、芦苇、红柳、梭梭柴,野狼、野猪、大黑熊出没在这些荒草丛中,放眼望去,找不到路标,找不到庄稼,见不到一丝人间烟火,寒风凛冽的荒漠之中隐藏着无数双野兽的眼睛,它们只等着夜幕降临就要四处寻找猎物,让人不寒而栗。孙云生和他所领导的干警们就要在这里与这些犯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了,没有房屋,没有良田,没有工厂,没有人的足迹,甚至也没有最基本生活用水,他们就要在这里创造出人间奇迹了。眼望着这一切,大家一下子觉得回到了传说中的原始社会。孙云生作为一名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想到了自己肩负的重大责任:带领广大干警在这里好好改造这些犯罪分子,让他们从最原始的生存开始学会自食其力,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美好的生活。犯人们绝大多数是剥削阶级出身的人,从小过着不劳而获的优裕生活,这样艰苦的环境,他们也是闻所未闻。面对这样的环境,他们决不会老老实实,心甘情愿地接受改造。他们想得最多的恐怕就是逃跑或造反了。孙云生作为一名有经验的公安干警早就想到了这些,他们30来名公安干警在荒漠上管理着400多名犯人,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这时要向犯人们做好宣传工作,陈述利害关系,稳住大家的心是当务之急。他针对眼前的困难向大家召开了一次动员会,首先向大家讲明了党的政策,讲明了当前存在的困难,接着向大家讲出了克服目前困难的具体措施和方法,鼓励大家首先挖地窝子解决住的问题,打梭梭柴取暖,用雪水做饭,禁止单人外出,以防不测,挖陷阱下夹子防野兽袭击。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犯人们听了孙队长的一席肺腑之言,联想到了他以往对大家的一片真心和行动,就按照他的安排行动起来了。大家齐心协力大干快上,眼前的困难很快就克服了。有饭吃,有地方住,能取暖,能防止野兽袭击,犯人们的心,包括干警们的心一下子稳定了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盖房子,修渠通水,修水库,挖新生大渠,开荒种地种菜,饲养牲畜,样样工作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孙云生被人誉为带劳改犯的专家,与犯人斗智斗勇的能手。在气候极为恶劣,条件极为艰苦的环境里,他与犯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达十余年。他先后在一中队、三中队、四作业站工作,每次接的都是烂摊子。无论他调到哪里,不出两年就是一个红旗单位,他走到哪里只要讲讲话,犯人们都心服口服,劳动积极性也一下子就会被调动起来。他对这些人采用胆大心细的工作方法,在各新生连进行交流评比,取得极好效果。1958年生产大竞赛,全团33个连队总共上交了21万元利润,而孙云生所带领的那个连一下子上交了7﹒8万元。他爱护犯人,犯人们也感激他。冬天滴水成冰,每逢孙云生当班,犯人们就会争着给他架炉子,为他取暖。总是把他冻透暖湿的鞋子偷偷给烤干 。他所在连队和作业站的生产任务除了分配的,总是加了再加,超额了再超额。犯人们不用他去催,大家就会主动去完成,干得又好又快。几乎人人因为认真接受改造,各个获得减刑。干警们赞叹地说,“老孙管劳改犯真有办法!”而他却说,“那是党的政策英明,感天动地。犯人们在改造的过程中才对党感恩。”的确,他并不是有什么魔力,而是作为一名人民的公安干警深刻理解党的改造政策,严格履行职责,按照党的要求,模范执行政策,真心对待犯人的结果。犯人们从他的身上感到了共产党的温暖。说句心里话,干警们比犯人们要辛苦很多。困难来了干警们要带头去克服,危险来了,干警们要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去保护犯人。孙云生把一个公安干警的形象看得很重,他始终认为是党的信任给了他勇气,实践的机会给了他智慧。他在这个改造对立面的岗位上,处处想着自己肩负的责任是十分的重大和神圣,代表着党在执行任务。因此,他除了对犯人进行耐心细致的长期教育外,还要想方设法为犯人们改善生活,让犯人们尽可能吃饱吃好。上顿剩下稍好的饭菜,如油条等,孙云生同志决不允许随军家属“揩油”,通知伙房留给体弱多病的犯人下一顿再吃。犯人若是生了病,他就会安排干警尽心尽力地照顾。还经常安排随军家属给犯人们做鞋和缝补棉衣,做病号饭。

有一次,一个被判了10年有期徒刑的犯人生了重病,孙队长赶快安排医生给他治疗,安排自己的家属给病人做饭,亲自为他端屎端尿精心护理。结果这个犯人被感化,失声痛哭起来,彻底感到了自己罪孽深重,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补充交待了自己在原籍的犯罪事实,说出了自己在老家还埋藏了两把枪和一批子弹。有一个叫连振先的犯人在孙云生所在的中队接受改造,孙队长和干警们对他和所有犯人的真心教育和帮助,他深受感动。1957年,孙队长的女儿孙桂枝病了,因缺医少药没办法医治,连振先打破了终生再不行医的誓言,自告奋勇要给孙队长的女儿用中医中药治疗,并且承诺,如果出了问题,他心甘情愿接受加刑处分。孙云生队长相信连振先,就让他给自己的女儿治病。连振先把了病人的脉搏之后,自己又到戈壁滩上挖药,服了几服药之后,孙桂枝的病很快就痊愈了。从此以后,连振先就开始在连队行医。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解决了连队的看病问题,为确保当地群众的身体健康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1955 年,孙云生任四作业站主任,1959年调到农七师一管处园艺场任场长(正团级),1964年又调到了生产建设兵团试验农场工作,伊塔边民外逃事件后,1966年他被调往伊犁,加强边境治安和建设。

他常常对犯人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犯错误不可怕,错了不改最可怕!”在他的感化和教育下,一颗颗冰冷的心融化了,获得了阳光,获得了新生,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1966年年初,他奉命调到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综合农场任场长,管理着州农业学校、农业机械学校、畜牧学校、州园艺农场、州农业科学研究所、团结公社和伊宁市的三个大队等单位的工作。这是一个超大的,多个县团级单位组成的企业、事业集团,管理着上万名职工。他的职务高了,责任大了,担子重了,工作起来更是不敢掉以轻心。他始终把人民群众的冷暖放在自己的心坎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他说,“我从小没爹没娘,是共产党和毛主席给了我幸福。我要为党为人民奋斗终生,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坚持原则,秉公办事,决不让老实人吃亏。”老百姓有什么困难找到了他,能解决的他尽量解决。有些问题不是等到群众找到他了才解决,他总是要深入到群众中去进行调查研究,主动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想在前,做在先,不会等到问题出来了再去研究解决。在上任后的较短时间内,他所管辖单位的工作突飞猛进,群众感到特别满意,上级领导也多次表扬他。

不幸的是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文攻武卫,“大字报、大辩论”彻底打乱了他们的正常工作秩序,两派斗争越来越激烈。开始时,造反派不劳动还要加工分,比正常参加劳动的人还要高,孙场长发现后,坚决制止了他们的错误做法,就这样得罪了造反派,孙场长遭到了造反派的批判。后来,两派都要孙场长批准数额较大的经费外出串联,更是被孙场长坚决拒绝了,这样他就被开始的一派批斗发展到了两派轮流批斗。运动愈演愈烈了,他就被“罢官”靠边站了。也就在这时,造反派提取了这批领导干部的档案,查不出什么问题就把这些档案销毁了。直到30年后的1996年普调工资时才发现孙云生等同志的档案不见了。

在“文革”期间,造反派把因阶级成分高的少数民族群众从伊犁遣返到南疆后,因为没户口,也遇到了不少困难。1971年,这批少数民族听说孙云生场长又在伊犁重新工作了,大家克服重重困难回来了。可他们回来后,造反派不让进房子,不给拉煤,孙云生知道后坚持要求给回来的人分上房子,用自己补发的工资拉为他们拉煤过冬,暂时解决了这些人的生活困难。这些少数民族同胞感动得热泪盈眶。有人问孙云生,“这些人如果还不上你的钱怎么办?”他说,“我从来也没想要,这些钱本来就是国家给的。”

孙云生的档案没了,晋升和调资均没了他的份,直到今天,他离休这么多年了,还一直在享受着不明不白的正团级待遇。但他总是感到很满足,总是用感恩的心感谢共产党,感谢人民,感谢政府,无怨无悔。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