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防艾 > 治疗
治疗
警惕“被动感染”艾滋病 专家建议防艾需倾向健康人群
时间:2011-07-26  来源:新华网  作者:黄利娜

    记者在广西南宁市等地采访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社会健康人群及广西疾控部门,发现较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为“被动感染”。专家建议,防艾宣传要注重社会健康人群干预,提醒他们远离艾滋。

    “被动感染”

    来自桂林农村的40岁艾滋病患者蔣丽向记者讲述她的遭遇。24岁那年,蒋丽和同县男子阿强结婚,婚后生下一个儿子。儿子2岁多时开始生病,伴随发烧、淋巴肿大等。

    治疗三四年后,儿子的病不见好转,当地医生怀疑孩子得了艾滋病。2005年,阿强带着蒋丽和儿子到广西壮族自治区疾控中心,一家三口抽血检验,全部被确诊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儿子通过母婴传播感染,阿强和蔣丽在儿子出生之前就已感染。

    此时阿强向蒋丽坦白,婚后不久他因在县城打工,和妻子两地分居,曾去洗浴中心找过“三陪女”,可能因此感染艾滋病。

    阿强和蒋丽把患病的消息告诉双方父母和兄弟姐妹,招来的是两家人的“避而远之”。从此蒋丽一家在县城过着“卑微”的生活,对外保密病情,外出看病要“偷偷摸摸”。2009年冬天,蒋丽一家到南宁,在城中村租了房子,靠打短工维持生活。两年来,蒋丽说她没有一个朋友,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儿子长大成人。

    记者在自治区疾控中心艾滋病科门诊部采访了桂林市临桂县的龙英。这个41岁的南宁城市清洁工独自租住在城中村,丈夫两年前死于艾滋病,16岁的女儿在老家生活。

    龙英丈夫早年在外打工,夫妻长期两地分居,丈夫在外沾花惹草感染艾滋病毒,回家又传染给妻子。

    龙英说,2003年丈夫在南宁被确诊为艾滋病,她自己于2004年也被确诊。为了不让社会排斥女儿,他们两人向身边的所有人隐瞒病情,长期在南宁打工挣钱治病。

    2009年3月,龙英丈夫去世。直到现在,他们家里人还不知情。龙英因承受过多压力变得抑郁,不愿回家面对亲人,在南宁从不和别人交往。

    防控形势

    社会对艾滋病人的包容从未减少,政府除提供部分免费药物,还致力于通过“红丝带”等宣扬关爱艾滋病人。然而,一些艾滋病人心理健康堪忧,存在向健康人群传播病毒的风险。

    记者采访了23岁的艾滋女孩蓝蓝,她感染艾滋病已5年。2005年,广西来宾市忻城县农家姑娘蓝蓝初中毕业后到南宁打工,两个月后认识了大她十岁的李姓商人,两人开始交往同居。

    蓝蓝说,两年里她曾为男友堕胎三次,其中一次是在城中村的小诊所。由于年龄悬殊,李家人未接受蓝蓝,李姓商人很快与别人结婚,但还和蓝蓝保持着性关系。蓝蓝说,2008年5月,她打算去泰国旅游,却在出国体检中被检测出艾滋病病毒阳性反应。

    蓝蓝一直对家人和朋友隐瞒病情,她曾一度想自杀。“我有点担心他被我传染,他老婆被他传染。”

    如今,蓝蓝一面维持和李姓商人的关系,一面主动在当地艾滋病友圈里寻找合适的结婚对象,有时也和社会人士接触。

    自治区疾控中心一名医生告诉记者,他认为这些年轻艾滋病人任性,医院多次对他们进行道德教育,很担心他们做不该做的事,在社会上传播病情。

    “蓝蓝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她称自己是因为堕胎沾染了黑诊所不干净的医疗器械才得艾滋病,但我们推测她是由于有多个性伴导致。”这名医生说。

    降低感染

    有专家认为,已有的艾滋病宣传是讲已经染病的人该怎么做,但从预防遏制新发感染者角度,要加大宣传防艾滋病,使健康人群自律。

    记者从广西卫生部门了解到,今年一季度广西艾滋病感染者新增率跟去年同比上升20%以上,死亡率也同比上升。

    专家认为,我国艾滋病防控应实现几个转变:一是从吸毒人群的针具交换、美沙酮治疗、小姐干预为重心,转移到以一般人群干预为重心;二是宣传上从同情关怀病人,转移到宣传艾滋病危及性命、危害家庭和社会、关系国家安全;三是从防、治结合机构不分转变到防、治结合机构分开,疾控部门要把艾滋病治疗的职责转交给医院,尽力做预防。

    广西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的傅慧明长期关注艾滋病问题,并于2008年至2010年参与百色至隆林高速公路建筑工人防艾实验项目研究。她说,广西通过性传播感染艾滋病的比例已达70%以上,政府干预重点应转移到健康人群身上。

    她说,目前我国农村的安全套推广进展缓慢。在广西一些偏远地区,很多学生初中毕业后即外出打工。傅慧明建议教育部门在初中生中推广安全套正确使用,教育他们加强自我保护。她说:“加强对健康人群的防控干预,才能降低艾滋病新增感染。”(张莺 王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