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防艾 > 艾滋你我他
艾滋你我他
用包容唤醒“潜水者”——“关注艾滋病患者”
时间:2010-12-02  来源:天山网  作者:实习生 游原

    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防艾成为全世界关注的话题。然而这个话题并没有因每年的关注而变得轻松。

    艾滋病患者也曾拥有令人羡慕的工作和家庭,脸上也曾经洋溢着幸福和自信。可一旦被动地感染了艾滋病毒,从此世界坍塌了。歧视、异样的眼光,鄙夷、嘲讽的话语,让他们只能“潜水”在人群中,试图求救却不敢发声,试图获得帮扶却少人问津,最终他们成为“潜水者”,这对艾滋病防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面对这种情形,我们该怎么办?

    “用爱心约束他们的行为,让他们自愿保护自己和我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传染病医院院长杨成新说。

通过正规的药物治疗,艾滋病患者也可以和常人一样生活。

    天山网讯(记者胡媛媛 单坤 实习生杨雪莲 通讯员贾筱静摄影报道)

    艾滋病毒离我们有多远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发布的关于艾滋病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10月,新疆已累计治疗成人艾滋病病人4105人,在治2867人;治疗儿童艾滋病病人104人,在治47人;有效随访感染者病人10165人,为5000多名感染者病人提供了机会性感染治疗和艾滋病关怀服务。经过抗病毒治疗,病人身体状况已趋于稳定,已有20%的病人生活可以自理,恢复了正常生活。

    目前,我区艾滋病流行趋势特点呈现,一是疫情仍维持在较高水平,上升趋势有所减缓;二是高、中、低流行区并存,南疆地区新发感染者比例增大;三是静脉吸毒人群艾滋病感染率呈现下降趋势,性传播逐渐成为主要途径;四是艾滋病流行因素广泛存在,正在从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防控形势十分严峻。

    11月15日,卫生部部长陈竺来新疆视察时强调,控制艾滋病是一项重大任务,仅靠卫生部门一家的努力远远不够,必须在各级政府统一领导下,发挥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组织协调作用,明确各有关部门责任,加强多部门合作。艾滋病疫情严重地区既要借鉴国内外好的做法,又要针对本地区疫情特点、社会风俗、民族习惯等具体情况,尽快摸清疫情流行态势,制定防治方案,全面落实各项艾滋病防治措施。

    艾滋病究竟离我们有多远?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艾滋病涉及公共安全,若是我们说的话重了,怕引起恐慌;话说轻了,更怕大家不够重视,但是这个话题是非常必要摆在桌面上,这个话题绝不是仅和医护人员、艾滋病患者相关,而是跟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

 艾滋病现状民众知多少

    面对众多媒体的采访,杨成新显得有些疲惫。

    “这所医院平时鲜有人问津,原因就是这里常年接诊治疗高危人群——艾滋病患者。”杨成新说。

    经历过非典、甲流,自治区传染病医院主动承担起“平战结合”型医院角色。在旁人的眼中,自治区传染病医院是艾滋病患者密切接触、聚集的地方,是个高危地带,而这里的医护人员自然也就成为危险系数最高的高危人群,但坐在自治区传染病医院院长办公室里的杨成新,却不这样想。

    采访一开始,杨成新首先向记者发问:对艾滋病,你了解多少?接触他们你害怕吗?

    “这是我第4次来到自治区传染病医院接触艾滋病患者,跟他们握手,坐一起聊天、吃饭,说不紧张是假的,但刻意避免掉三种传播途径,觉得谨慎些就没什么大碍了。”记者小心翼翼地说。

    可接下来,杨成新却给记者上了震撼的艾滋病常识课:“这里的病人谁是艾滋病毒携带者,我们知根知底,即便是医护人员和你们接触到这些患者,也能稳妥地处理,但是在社会上,也许你正在接触艾滋病患者,只是你不自知或不可预见罢了。”

防艾成为全社会共同的责任。资料片

    政令备忘录

    2004年9月,自治区人民政府下发的《关于贯彻〈国务院关于切实加强艾滋病防治工作通知〉的实施意见》要求,为全面推进我区艾滋病防治工作,要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四免一关怀”政策。在艾滋病疫情较为严重或存在潜在风险的地区要开展以家庭为基础的艾滋病关怀活动,要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四免一关怀”政策,即实施免费艾滋病病毒自愿咨询初筛检测;对农牧民和城镇经济困难人群中的艾滋病患者实行免费抗病毒治疗;对孕妇实施免费艾滋病咨询、筛查和抗病毒治疗;对艾滋病患者遗孤实行免费就学;将生活困难的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庭纳入政府救助范围。

    我区有高危行为的人员、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他(她)的家庭,可在其户口所在地享受到上述“四免一关怀”政策的各项帮助。

    我区从2004年起,在乌市天山区、伊宁市、伊宁县、喀什市、库车县5个全国艾滋病防治示范区开展以抗病毒治疗、关怀和生活救助为主要内容的社区关爱活动。 自此,我区开始为艾滋病病人进行免费抗病毒治疗。

    抗病毒治疗就是国家免费提供拉米夫定、齐多夫定、奈韦拉平、玄羟肌苷咀嚼片和司它夫定5种药物,把这些药物像“鸡尾酒”一样搭配起来抑制艾滋病病人体内艾滋病病毒的繁殖速度,保持人体的免疫力。

    “艾滋病的潜伏期一般在7至10年,艾滋病病人在发病后经过抗病毒治疗而存活10年以上的人并不少见。经过抗病毒治疗的艾滋病病人生存时间与癌症等其它重症疾病相比甚至还长。”自治区卫生厅有关负责人说,国家推广这种治疗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使艾滋病病人的病情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希望他们能够自食其力。

    唤醒“潜水者”迫在眉睫

    有关资料显示,云南艾滋病人群流动性差,主要传播途径为吸毒,聚集在山区,控制起来相对比较容易;河南主要以血源性感染,但新疆的艾滋病防控工作则存在很多难度,无业流动人员居多带来传播的流动性大,管理难度大,加上携带者的文化素质偏低,对有毒信息过滤性差等情况。

    “艾滋病的3种传染途径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会说,我只要回避了,就能远离艾滋病。但很多病人不知道自己有病,或者明知有病而躲起来,怎么办?唤起市民的危机意识已经迫在眉睫。”杨成新说,有多少艾滋病病人愿意站出来表示自己是艾滋病携带者,又有多少人愿意暴露出来接受治疗?这些“隐伏”的艾滋病携带者大家能识别出来吗?他们又没有带标签,甚至刻意隐藏着自己的带病情况,靠每个人洁身自好可以完全避免吗?

    理性的答案是:不能。

    “隐藏起来的这些人如果受到伤害,变成一个危险因素,而这个因素你我不知,这种危害性远比明知其患有艾滋病,早有防范要危险性大得多。”杨成新表示。

 艾滋病可防可控

    尽管卫生部门从2000年开始,就在用不同的手段不断宣传着艾滋病的相关知识,但是难以改变对艾滋病的恐惧感,让人们记忆深刻的还是电视剧里绝望的艾滋病患者垂死的画面。

    杨成新介绍,欧美国家艾滋病直接导致死亡的案例较少,通过及时、有效的治疗,绝大部分能活到正常人的期望寿命。这些科学的资料足以证明艾滋病经过积极治疗是可控可治的,不能代表艾滋病就意味着死亡。

    截至目前,在自治区传染病医院,艾滋患者的死亡年龄介于19岁至42岁,平均年龄是40.5岁。有的患者得知自己患上艾滋病3天内就从正常人变成了重症精神病患者,有的病人放弃治疗,甚至更为极端地选择死亡。

    经过治疗,自治区传染病医院艾滋病患者能回到正常的生活圈中有20余例左右,这些人可以上班工作,他们主动将自己的情况告知单位、家人、朋友,通过科学的方法有效避免传染给其他人。

    “艾滋病与死亡无直接关系。我们现在正在努力让他们边工作,边治疗,过正常人的生活,这也需要更多人的包容,否则难以进行下去。”杨成新惋惜地说,很多患者不治疗,放弃治疗,正说明着新疆的艾滋病宣传力度、最好的治疗手段、先进的治疗设备、充足的一线人员还不够,我们其实还可以做得更好,亟需全社会给予更多的支持。

    多些包容 少些歧视

    如何面对艾滋病带来的这样一个严酷的现实,杨成新给出了建议。

    第一,给艾滋病感染者一个更加宽松的环境,减少歧视的环境。经过治疗可以正常生活、工作的艾滋病患者,让他们回到原有的状态中,让政府给予关怀,让社会给予关爱,只有这样,那些艾滋病“潜水者”才有勇气自愿浮出水面,接受正规治疗。只有这样,周边的环境才会得到净化,我们的生存环境才是安全的,我们才能通过避免3种接触途径来保护自己,没有这个环境,一切都是我们理想化的国度。

    杨成新说:“我们都有孩子,我们都将面临一个问题,将这样的环境留给后代,我们放心吗?不放心,就要从现在行动起来,艾滋病病毒并不遥远,更不应该是个陌生的词汇。”

    第二,扩大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工作覆盖面,在艾滋病患者暴露之后,提高抗病毒治疗、抗机会性感染治疗的普及性、规范化程度和诊疗水平,降低发病率,降低死亡率,建立健全系统性关怀机制要紧跟。提供专业的医疗救治医院,规范化的医疗救治体系,给予必要的生活救助,对于艾滋病携带者的后代的上学、生活和工作,让他们尽可能融入社会,用爱心唤醒他们的责任意识,让他们自觉自愿地爱惜自己,保护周围的人。

    第三,艾滋病携带者具有流动性大的特点,但这些人最终将回归到社区,充分动用社区力量,整合这些不安因素,给予他们及时的帮助和关怀。

    第四,减轻艾滋病患者的病痛,延长艾滋病感染者的寿命,医疗机构要分担更多责任,而作为社会一分子,每个人可以做很多事情,给艾滋病患者更多的包容和理解。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