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禁毒 > 禁毒康复
禁毒康复
戒毒所是一所学校 让我们把人生的路好好走下去
时间:2016-02-12  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作者:yarp

吸毒者的自白:戒毒所是一所学校 让我们把人生的路好好走下去
 

 
参照国际通行的计算标准,中国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当前中国的毒品形势依然严峻。在河南省警方日前结束的针对吸毒人员的专项整治行动中,2万多名吸毒人员被执行强制戒毒。许多吸毒人员说,戒毒所是一所学校,教他们认识到毒品的危害,希望能痛改前非、把人生的路好好走下去。
冬日的阳光透过加装了铁栅栏的窗户,洒在被褥叠得整齐的高低床上,让洛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学员宿舍显得明亮而温暖。
虽然还不到30岁,但卖过红酒、做过房地产、当过演员的经历让小冯显得比同龄人更成熟和有历炼。这些经历让他萌生创业的梦想,但创业初期的失败却让他意志消沉。去年12月,他因吸食冰毒被洛阳市公安局实施了强制隔离戒毒,“我赚了一些钱,随后回到洛阳创业,但两次都失败。虽然失败算不了什么,但对年轻人打击挺大。于是我心情沮丧,喝酒,重新联系了以前的朋友,又开始复吸。”
吸毒既损害健康,又消耗财富。每一个吸毒人员的背后,几乎都有一个破碎的家庭,“我很感谢这次大收戒行动,是你们帮助我老公走出了困境……”
张颖来自平顶山,她的丈夫曾在2005年被执行过强制戒毒。为了彻底戒断毒瘾,夫妻俩来到洛阳做起了小生意。在她的严防死守下,丈夫近10年没有再接触毒品。可不久前丈夫独自返乡探亲并遇到了几个旧相识……过去的努力化作泡影。张颖陷入困境,丈夫很快也再次被执行强制隔离戒毒,“现在这个家已经撑不下去了,我去探视他的时候他也向我保证:美沙酮戒了,家以后也不回了,只要不接触那个环境,这一次要彻彻底底地把毒脱离掉。戒毒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是整个家庭的事,我一定要协助好他,把戒毒进行到底。”
及时让吸毒人员悬崖勒马,挽救的不仅是他们自己,也是他们背后的亲人和家庭。小冯和张颖的丈夫能被送到戒毒所进行强制隔离戒毒,要从河南省警方几个月前采取的“大收戒”行动说起。
河南省公安厅制作的宣传片显示,从2015年10月起,河南省公安机关针对吸毒人员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通过加大排查力度、寻找隐性吸毒人员和发动群众等方式,全省共查获吸毒人员4.7万人次,破获毒品犯罪案件2500多起,缴获各类毒品折合海洛因263千克。在这次行动中,被执行强制隔离戒毒的达2万多人。

河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总队长宋惠民介绍,目前河南省的毒情虽然处于可控阶段,但如果不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势必造成严重后果,“我们河南毒品正从城市向农村蔓延,从成年人向青少年蔓延,从富裕阶层向普通大众蔓延。当前河南毒情处在可控阶段,但如果不打苗头、打趋势,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势必造成积重难返的后果。”
根据《戒毒法》,强制隔离戒毒是主要戒毒方式之一。在与外界隔离的戒毒所,学员们学习与毒品有关的知识,通过劳动或者治疗增强体质,并且为了回归社会掌握一些基本的工作技能。
在位于许昌的河南省第三强制隔离戒毒所,十几名学员正在图书室阅读书籍,其中包括从事酒店管理行业的小吴。由于交友不慎和好奇,小吴从一年前开始吸食冰毒,直到三个月前被警方送到这里戒毒。他说,原以为强制戒毒所是监狱,但来了才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
小吴:“以前听传闻说戒毒所是监管单位,把它混淆为监狱。但进来发现这里没有那么可怕,更合适地说它是半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记者:“你在这三个月里都学到了什么?”
小吴:“首先就是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其次就是回到社会该怎么办,受到别人的歧视该怎么办,过去的毒友再找你该怎么办。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强制隔离戒毒的期限一般为两年,而长期的研究显示,彻底脱毒没有快速而简单的办法。吸毒上瘾是一种慢性疾病,需要长期持续的治疗。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红江说,为了降低吸毒人员在解除强制戒毒后的复吸率,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将是今后的工作重点,“这些人出来怎么办?出来后马上要转社区康复。按照《戒毒法》的要求,社区康复要按照4:1的方式进行帮助。一是社区工作人员,一是社区民警,一是社区志愿者,一是戒毒人员的家属。今后必须要走这个路子。”
社区戒毒是指吸毒成瘾人员在社区的牵头和监管下,整合家庭、社区、公安以及卫生、民政等力量和资源,使吸毒人员在社区里实现戒毒。这种方式由于不限制人身自由、尊重戒毒者人格、重视就业安置和时间期限较长,正越来越受到重视。不过河南省公安厅内部人士坦承,河南在社区戒毒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在洛阳市强制戒毒所,学员们在早操和运动的时候几乎天天都要呐喊口号、演唱励志歌曲。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发泄情绪、舒缓压力、树立对戒除毒瘾的信念。小冯说,经过在戒毒所的学习,他比过去变得坚强了许多,渴望着早日走出戒毒所的一天,“我出去后肯定还会继续创业,因为这一次我已经不再害怕失败了。这就像一条路,我走入了歧途,但是由政府把我拉了一把,把我拉回来,我不应该记恨,而是要感谢它,把人生的路好好走下去。”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