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禁毒 > 毒品知识
毒品知识
合成毒品≠新型毒品
时间:2017-10-11  来源:中国禁毒报  作者:

     关于禁毒宣传中的毒品分类称谓,前些年,虽有媒体在报道中采用“合成毒品”一词,但更多的是使用近年来为公众所熟知的“新型毒品”这一称谓。现在,禁毒部门宣传时越来越多地以“合成毒品”代替“新型毒品”,而媒体报道则时常交替出现“合成毒品”与“新型毒品”的提法。我们不禁要问:何为“合成毒品”?“合成毒品”是否就是“新型毒品”?在今后的禁毒宣传教育中使用什么称谓更合适?看上去这似乎仅仅涉及一个概念问题,但倘若不加以区别和界定,不形成统一的标准,则易导致各地禁毒部门、媒体以及社会公众对毒品的认识更为混乱,从而影响到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的效果。

  合成毒品≠新型毒品

  从字面上看,“合成毒品”是相对于天然毒品来定义的,即由人工制造的化学品,而非由自然界植物所提取。所谓天然毒品,是指从天然植物中提炼出的生物碱未经化学反应过程而生成的毒品,如鸦片、吗啡、可卡因等。探究毒品的化学合成,其方式涉及半合成和完全人工合成两种。典型的半合成毒品有海洛因等,完全人工合成毒品包括杜冷丁、美沙酮、氯胺酮、MDMA等。至于俗称冰毒的甲基苯丙胺,其合成方法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以天然植物麻黄草中所提炼的麻黄素为主要原料,应属半合成毒品;一种以苯基丙酮作为主要原料,属于完全人工合成毒品。

  如无特别说明,作为与天然毒品相对应的合成毒品,其范围应当涵括了半合成毒品。显然,仅从含义上理解,我们就不能将新型毒品与合成毒品等同起来。海洛因是典型的半合成毒品,杜冷丁是典型的完全人工合成毒品,但它们并不是新型毒品。国家禁毒办主编的《新型毒品防范手册》(2005年版)中对新型毒品作如下界定:“所谓新型毒品是相对于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而言,主要是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是由国际禁毒公约和我国法律法规所规定管制的、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使人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能使人产生依赖性的精神药品。”从这个说明中可以知晓,新型毒品指的是精神药品,而非麻醉药品;且新型毒品是以人工化学方法合成的毒品,而非天然毒品。

  目前,对于已经出现的“合成毒品”一词尚无正式的定义,但就其本意,应当是强调这类毒品的来源特点——化学合成。所以,我们不能主观地认为合成毒品仅指那些通过人工化学合成的精神药品,而将人工化学合成的麻醉药品排除在外。从两类毒品的外延来看,也不能将“新型毒品”与“合成毒品”等同起来。

  将毒品划分为硬性毒品和软性毒品不尽科学

  通常,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对毒品进行分类,虽然有些划分并不准确。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在禁毒宣传中,有时为了达到警示的作用,一些不尽科学的毒品分类称谓可能被频繁使用,从而造成公众对毒品及其危害的认识与预期效果背道而驰。

  历数近些年在禁毒宣传教育中出现的毒品分类称谓,先后出现过硬性毒品与软性毒品、传统毒品与新型毒品,以及现在提出的合成毒品与非合成毒品。

  硬性毒品与软性毒品之分原本只能用于理论研究领域,因为时至今日,人类对于诸多毒品滥用对人体造成的损害以及毒品成瘾机制的研究,尚处于探索和逐步认识阶段,轻率而简单地将毒品划分为硬性毒品和软性毒品是极不科学的做法。1987年联合国组织多国专家共同编制的《控制麻醉品滥用今后活动的综合性多学科纲要》就明确指出,人为地将麻醉品分成所谓“硬的”和“软的”,可能将公众引入歧途,并妨碍他们做出正确的判断。

  传统毒品与新型毒品的划分依据较为模糊

  传统毒品与新型毒品的提法事实上较为随意,划分依据也很模糊。新型毒品并无严格的法律定义,在国际上也没有这一名称,而是禁毒实务部门在国内吸毒者开始大量滥用摇头丸、K粉等毒品时,为突出毒品滥用种类的新变化而提出的一种称谓,所谓的“新型”并非指这些毒品是新发现的或者新合成的品种。标准模糊的归类往往带来认识上的混淆和各种各样的主观解释,将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相对应在客观上造成了一种心理暗示,即新型毒品和海洛因是不同程度的毒品,甚至有部分吸毒者将新型毒品归入“软性毒品”行列,淡化了这类毒品的危害性。

  “合成毒品”因其指向非常明确而比类似“新型毒品”这样的称谓更科学,联合国发布的《世界毒品报告》中也使用了“合成毒品”一词,以警告有关国家关注苯丙胺类兴奋剂的发展趋势。那么,是否在今后的禁毒宣传中就改用“合成毒品”来代指目前被普遍滥用的兴奋剂、致幻剂、抑制剂呢?

  从禁毒工作长远的整体性需求看,笔者不赞成在禁毒宣传教育中阶段性地将毒品进行不同的归类并冠以某种称谓。毒品本身的复杂性决定了对其进行分类更多的是基于法律管制和药理研究的需要,而禁毒宣传的目的是让社会公众明白哪些东西是毒品,了解不同毒品所带来的危害,至于这些毒品是天然的还是合成的,是传统的还是新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毒品。天然毒品的危害未必就小于合成毒品,新型毒品的危害未必就小于传统毒品,我们不应为了在现阶段强调某些毒品的危害而去寻找参照物,将一些易产生歧义的说法引入禁毒宣传中。毕竟,要改变人们已经形成的错误观念,比让其接受新观念更困难。

  福建警察学院侦查系副教授 朱晓莉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