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毒品穿上“神仙”外衣横行 冰毒改名叫“开心佛”
时间:2009-07-17  来源:南国早报网-南国早报  作者:于洪举

警方在查处一家娱乐场所。本报记者 易星摄

“神仙水”伪装成一支支蛇胆川贝液。柳州市禁毒办提供 警方查获的“开心佛”。

柳州市禁毒办提供南国早报网-南国早报记者 钟华 黄真真

    近来,柳州警方接连破获贩卖新型毒品“开心佛”、“神仙水”和“番仔”的案件。这些新型毒品中的最新品种在柳州“浮头”,立即引起了公安机关和禁毒工作人员的关注。随着新型毒品新情况的不断出现,相关部门在管理、打击和禁毒宣传教育工作方面也将相应地作出调整。

    起个新名字

    毒品变成“神仙水”

    今年5月23日,柳州禁毒民警在鹿寨至荔浦二级公路鹿寨收费站拦下一辆黑色小轿车,当场控制3名犯罪嫌疑人,缴获新型毒品“开心佛”380克、冰毒100克。这是柳州警方首次查获新型毒品“开心佛”。

    6月20日下午5时,缉毒民警在柳州汽车南站将宜州籍男子韦某抓获,并从其挎包内查获包装成“蛇胆川贝液”样式的新型毒品“神仙水”30支。这是柳州市首次查获“神仙水”。

    7月7日晚,南站刑侦大队民警捣毁一个贩毒团伙,缴获新型毒品K粉、“神仙水”、“番仔”等新型毒品一批。

    柳州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黎剑平说,“开心佛”和“神仙水”都是最近才在柳州市出现的毒品新品种。

    “开心佛”有个复杂的化学名称,简而言之是国家一类管制精神药物,在香港地区被称为“番仔”。它的外观类似摇头丸,颜色有粉红色、紫色、灰色、黄色等,常见的形状有圆形、三角形,药片上的图案有数字“5”、牛头、笑脸、蝴蝶等。

    目前在柳州查获的“神仙水”经过化验,成分为冰毒(甲基苯丙胺)溶于水后,混入了K粉(氯胺酮)。警方在调查中发现,这些毒品新品种都是从南宁、桂林两地流入柳州的。

    “咖啡粉”呈灰褐色粉末状,主要成分为MDMA(摇头丸成分),吸食时如泡咖啡般溶入水中饮用。

    好胜青年

    易陷“温柔”陷阱

    从黎剑平的介绍中不难看出,这些所谓的毒品新品种,无非是早就有的精神类药物,或是将已有毒品混合起来,起了新名字。

    新型毒品起个更有“亲和力”的新名字,是为了更具迷惑性。“毒品”一词已让人深恶痛绝,新型毒品与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相比,显得“温和”一些,不似海洛因那样成瘾快、戒断难。于是毒贩抓住这些区别,给新型毒品起了个更加“温柔”的名字,就是想掩盖它就是毒品的本质,把毒品粉饰成助兴的“玩意”。

    “吸食新型毒品的人群,年龄分布呈橄榄形。”禁毒民警向记者介绍,中间人数最多的是20岁至25岁的青年,两头是年纪较大的“成功人士”和年纪较小的初中学生。20岁至25岁的吸食者中有不少大学毕业生,这与海洛因吸食者年龄偏大、文化层次偏低有着明显的区别。大学毕业生还不适应社会压力,很容易在娱乐场所中受到同伴的引诱,用新型毒品来排遣苦闷和焦虑。从农村进城就读的技校生、职校生,也是容易受到新型毒品引诱的人群。

    所谓的“成功人士”,他们家底殷实,呼朋唤友聚会,以吸食新型毒品作为身份的象征,用以显摆。而年纪更小的孩子与此类似,吸食新型毒品是为了在同龄人中显示与众不同。

    一名因吸食K粉而被拘留的男青年告诉民警,圈子里的同伴向“新人”介绍新型毒品时,就跟劝酒差不多,他们一般采用引诱、怂恿、激将等各种方法。有人经不住诱惑,有人为给同伴“面子”,有人心生好奇,“一尝那个滋味就忘不了啦”。一些爱显摆的人,用柳州话说就是“冲”的人,更容易落入这“温柔的陷阱”。

    吸食新品种

    对人体危害更大

    吸食传统毒品的人会怕丢人,一般都会独自躲起来吸食,即使传播蔓延也只是单个个体之间的传播;而吸食新型毒品常在娱乐场所的包厢内进行,常常是聚众吸食,是在一个个群体中传播。目前,柳州市警方破获的所有毒品案件,新型毒品的案件在其中已超过了一半,而且比重还有增加的趋势。

    有人说,新型毒品不像传统毒品那样成瘾快,对人体的伤害未必很大。但实际上却是“毒品面前,人人平等”,上瘾只是时间问题。与传统毒品迅速产生生理依赖性不同,新型毒品直接刺激中枢神经系统,使之兴奋或抑制,精神的依赖性要强于生理依赖性。新型毒品对中枢神经破坏严重,一次或几次过量服用常导致急性精神障碍;而长期滥用新型毒品可以导致慢性精神障碍,类似精神分裂症,以犯罪妄想、迫害与被迫害妄想表现明显。

    民警在查处吸毒人员时,常常会遇到他们产生幻视、幻听的情况。关闭了所有的音乐,仍然有人在随着他们“耳边”的音乐不住摇头;有人会盯着窗户,突然浮现惊恐的神情,他说窗外有人正用枪指着他,而此时窗外其实只有一堵墙。今年6月2日,柳州市羊角山小区内,一男子忽然从自家窗口跳下,当场身亡。事后,鸡喇派出所民警来调查得知,该男子吸食K粉后产生幻觉而自杀身亡。

    类似于“神仙水”这样的新品种,将多种新型毒品搀杂在一起,吸食起来属于“多药滥用”,对人体危害更大。一名男子在混合吸食了K粉和摇头丸后,用燃气炉将自己的双手严重烤焦却浑然不知,药性过后还向派出所报警。

    打击作坊

    从源头堵新型毒品

    其实改名换姓只是新型毒品的新招之一,在柳州本地先后出现的毒品加工作坊,不得不引起人们的重视。

    2006年3月,柳州警方在蝴蝶山路阳光花园小区里破获了肖春风的“麻古”加工作坊。从这起广西第一例特大制毒案件算起,至今年5月在鹧鸪江园艺场内破获的K粉加工场,3年来,柳州缉毒民警破获的本地加工新型毒品案件,已有七八起。这些在海洛因等传统毒品“流行”的年代里无法实现的本地加工制造,为何会在近几年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原因就在于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的本质区别。海洛因、鸦片、大麻、可卡因等传统毒品,都是从罂粟、古柯等毒品原植物中提炼、加工得到了。由于多年的禁种工作,在柳州想要弄到这些毒品原植物或是经过粗加工的半成品是非常困难的,而新型毒品的加工则不同,它们是通过化工合成得到的。

    我国是一个化工大国,化工原料和产品丰富,这就在客观上使得新型毒品制造的本土化成为可能。虽然黄樟素、麻黄素等23类化学品已被国家列为重点监管的易制毒化学品,但制毒者可以轻松搞到原料,而这些制毒所用化工原料的数量不多,与工业用量相比,只能算是少量。如今年柳州警方查获鹧鸪江园艺场制毒工场购进的75公斤盐酸羟亚胺,这些少量的化工原料交易,又是异地交易,难免会出现监管不到位的情况。

    另一方面,化工合成工艺简单,一些人上网就学得了制毒“秘诀”,用几口高压锅、几个烧杯几支试管就可以开始生产,投入小而非法获利巨大,难免有人为此铤而走险。

    前期监管难留下的漏洞,只能由公安机关打击这最后的防线来堵住。打击贩毒制毒,群众提供的线索尤为重要。

    对娱乐场所

    应实行多头管理

    柳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介绍说,目前打击制毒贩毒案件所采用的手段,主要还是以情报导侦为主。从去年6月1日以来的一年里,柳州警方共破获毒品刑事案件451起,逮捕涉毒犯罪嫌疑人483名,缴获海洛因3076克,冰毒、K粉等新型毒品34万多克。

    针对新型毒品的特点,警方加强了对娱乐场所的突击检查,对吸食新型毒品的年轻人给予处罚,并帮助他们戒除毒瘾。由于娱乐场所中不吸毒的顾客还是大多数,目前警方的突查行动已不提倡对正在营业中的某场所进行大规模清查,这样会干扰到普通顾客的正常消费娱乐。警方强调在准确情报指导下的“精确打击”。

    打击之外,相关部门一直在探索如何在娱乐场所就毒品问题建立长效管理机制,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有人困惑:“无论从场子里查出了多少吸毒者,场所经营者本身并不会受到任何处罚。如此下去怎能指望娱乐场所经营者负起责任?”

    对此,柳州市禁毒办副主任黎剑平提出自己的设想:娱乐场所由文化、公安、工商多头管理,要想对娱乐场所的管理进行规范,希望在2009年至2011年新的3年禁毒人民战争中,自治区能出台相应的管理细则,如采取以“累计查出吸毒人员多少人,该场所要勒令停业整顿一星期”等硬性规定,规范娱乐场所的行为。如“不为吸食新型毒品提供盘子和吸管”,“增强巡查”,“对要吸食毒品的顾客进行劝阻”,“发现不听劝阻的吸毒行为及时报警”等。有了处罚规则,相信以上要求娱乐场所还是能做到的。

    拒绝毒品

    宣传教育要与时俱进

    据相关部门统计,60%的吸毒者第一次吸食毒品是从朋友那里获得;而80%的吸毒者初次吸毒对毒品并没有充分的认识。数据说明了禁毒宣传教育的重要性。

    2006年以来,柳州市禁毒办共印制、张贴、发放禁毒品宣传资料60万份,并在强制隔离戒毒所建起了禁毒教育基地。记者采访中注意到,在黎剑平办公室的黑板上,写着最近的禁毒讲座安排:“7月10日上午,三中1500人;下午,十七中400人。”正值中小学放暑假,学生的禁毒宣传得到了各中学的重视。

    黎剑平说,毒情在不断变化,禁毒宣传也要与时俱进。2006年,在阳光花园里查获制毒作坊后,当年“如何识别制毒加工厂”的内容立即加入了禁毒宣传品中。最新出现的新型毒品“开心佛”、“神仙水”,也已出现在他的禁毒宣传讲座上,希望年内能出现在印刷的禁毒宣传品中。

    黎剑平强调说,毒品名称千变万化,今天出了个“开心佛”、“神仙水”,也许明天还有“快乐丸”、“逍遥汤”,青少年拒绝毒品,要从拒绝香烟开始,不要和陌生人到娱乐场所玩,对娱乐场所中所有没见过的、有奇怪功效的口服“玩意”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