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亚普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不再迷茫
时间:2018-10-08  来源:  作者:

 

  十年前一位挚友问我:“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们究竟该怎样活着?”我睁开被酒精晕染得浑浊的眼,盯着自己手臂上的针眼,答不出来。

  在懵懂的青春岁月里,我和一位学长满怀对爱情的渴望与向往,相约中考后就读某技术学校。然而我们的恋情受到学校与父母的强烈反对,他被父母强行塞进小轿车带走了。等了一周,他都没来上课,我跑到他家楼下找他,向他拼命地挥手,他却像一只蝴蝶,飞离了我的世界。这一幕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怎么也忘不了。

  吸毒的原因有许多种,我却是因为这场永隔的分离,带着对生的绝望,投入毒魔的怀抱。与毒品相伴的日子里,我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爱情、亲情、友情统统都不要,那充满死亡气息的烟雾,让我忘记所有的伤痛,我在毒品中惩罚着自己。

  刚进入戒毒所时,我拖着早已被毒品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身体,倔强而孤立。我不遵守所规队纪、不听队长教诲、不配合治疗,甚至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在学员们眼中,我就是个异类,队长也把我当成不服管理、心理脆弱、随时可能制造麻烦、难以矫治的重点人员。

  张队长主动关心我,跟我谈心,可我依旧我行我素,固执地认为,她的所为只是工作需要而已,完全没把她对我的关心放在心上。

  在以后的教育戒治中,张队长不但没有放弃我,反而更加关注我。她通过家访了解我的家庭情况,寻找我吸毒的原因;在熟识我的学员中了解我的近况,掌握我的所思所想;在我犯错时不是严厉批评,而是用别人的事例,循循善诱,使我明白事理;生病了送我到卫生所看病,陪着我输液,亲自看着我服药,还从理发、剪指甲等生活细节上,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多少个值班的夜里,张队长都放弃休息与我长谈。慢慢地我们之间增进了了解,我也愿意对她敞开心扉,逐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无知。

  张队长如父母、亲人般关心帮助我,使我懂得了做人要有担当,让我认识到自由世界的美好。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表现,遵规守纪,积极劳动,主动配合所里对我的矫治,彻底戒断毒品,重新回归社会。

  伴随着庄严的戒毒誓词,我的心境如同汪峰的歌:“曾经多少次失去了方向,曾经多少次扑灭了梦想,如今我已不再感到迷茫,我要我的生命得到解放。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是的,如今我想要与毒品彻底决裂,重新盛开我怒放的生命,去自由地飞翔……

  (作者系重庆江北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何某)

来源:http://www.nncc626.com/2018-09/30/c_129964015.htm

相关信息